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

赵镕:进据宣威东川 强渡金沙江

——

打印本文             

我军跨入云南境内,中央军委来电,命令我军团夺取宣威县城,相机活动,制造假象,迷惑敌军,以掩护中央军委和主力渡过金沙江。大约是4月27日,我以急行军的速度迅即占领了宣威南面约三十五里的板桥镇。次日,我又进入宣威县城。

我侦察科科长曹达兴带领一支化装的“中央军”,巧妙地袭取了滇边的一个市镇。这个市镇只有几十名地方武装,守着一部军用电话总机,四周军情都通过这部总机互相沟通。曹达兴利用这部总机,了解到滇东北敌军的一些情况。宣威、东川一线空虚,而且短期内敌军正规部队不会来。

这天傍晚,我先头部队到达板桥镇附近。敌人吓破了胆,早已逃向宣威县城。我随即跟踪追击,于夜半时分到达城下。城里的敌人只有少数民团,乘黑夜悄悄地溜走了。

我大军乃于次晨进城。宣威以产火腿闻名于世。官僚资本在这里设有制火腿公司,剥削贫民,摄取暴利。我军进得城来,开仓济贫,将地主豪绅的谷米分给贫民,也将火腿发给大家。我军进入宣威城后,宣威县立中学教员徐文烈,主动来找红军,向我们介绍了当地的情况,帮助我们做了许多事情。他不但自己带着三十多个学生一齐参加了红军(其中还有少数民族的青年学生),还发动群众,鼓励青年积极参军,使我军增加了二百多名新生力量。为了迷惑敌人,掩护我中央军委和兄弟部队一、三、五军团顺利地渡过金沙江,我军团在这一地区频繁活动,打出许多部队的番号,派部队分驻各地,大力宣传。我部分队伍进至东川县的者海,了解到东川城内只有民团四百余人,县长杨茂章和劣绅刘二老爷强迫四乡老百姓数千人参加守城。我军为了百姓免受祸害,向东川城里投递了许多信件,发动政治攻势,晓以大义,敦促投降,同时作了攻城准备,分兵三路将县城团团围住。

1630313776(1).jpg

云南宣威红九军团司令部驻地旧址

大约是5月4日下午一时许,我大军到达东川城下。三时许,城里投出一信,说:你们不要进攻。我们于五时打开城门。可是,到了五点钟,仍不见动静。于是,我军下令总攻。不到二十分钟,我九团战士即由东北角登上了城墙。这时,敌人派了三个代表,手持白旗由南门出来,接洽投降事宜。我军答应他们的要求,除县长杨茂章及劣绅刘二老爷外,其余人等概不伤害。我们进城之后,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将县长杨茂章及劣绅刘二老爷从他们躲藏的地方抓了出来。据说,杨茂章曾在江西任县长,残害我党员及红军;这个劣绅刘某则是军阀唐继尧的舅父,高利盘剥,鱼肉乡民。我们召开了公审大会,到会的群众有二万多人,群情激愤,一致要求处决这两个家伙。事后,广大工农群众无不称快,都说红军为民除害,真是大快人心。我们照例开仓济贫,将没收士豪劣绅的谷物及其他财物分发给群众。在东川期间,出现了一个群众参军高潮。在公审大会的这一天,当场报名参军的有九百多人;其后各营各连又分别吸收参军群众五百余名。我们将这一千多人编为新兵营,派作战科科长刘雄武担任营长。

大约是5月6日 ,云南军阀龙云的一支部队向东川逼近,而我已胜利完成掩护中央军委和主力部队渡江的任务,因而除留第九团担任后卫外,其余部队乃向金沙江畔挺进。我们选定的渡江地点处于因民与落雪两镇之间。此地东去东川县城约八九十里,北离巧家有一百余里,溯江而上二十来里的对岸是盐场,只有五十余名武装缉私队把守,而船只较多。这一带,山峦起伏,地形复杂,江水奔腾于峡谷缝隙,不仅无法徒涉,舟行亦极困难。我先头部队到达江边时,四周查无人烟。从盐场出来的几个缉私队员,向我开了几枪,见我不予理睬,也就翻山走了。我们则四处找人找船,寻找半晌,仍是一无所获。

眼看后面大队即将到达,如不尽早渡过江去,倘若敌人追来,我即陷于进退两难之境。正当我们处于为难之际,侦察连连长龙云贵忽然发现远处山腰里隐隐约约有个人影,乃派人前去查看。侦察队员带回一个人来,却是一位船工!原来,先一天敌人警卫队在这一带缴船,实行坚壁清野。这位船工因事回来晚了,被警卫队员打得遍体鳞伤,昏死过去,他的船也不知弄到哪里去了。于是侦察队员沿着江岸分头去找,在一处河弯里发现一根木橛漂浮在水面上,下面栓着绳子。他们近前仔细看,原来是一艘木船沉在河底。他们潜下水去,将船里的石头搬出,船身慢慢地浮了起来,却是一艘破船。战士们立刻进行修理,钉的钉,补的补,塞的塞(漏水的缝口塞上布条),这艘木船终于能为我们红军服务了。七团政委周生珍(后改名周标),将部队里识水性、会驾船的战士集合起来,交待任务。这段江,河面虽不甚宽,然而中流浪高水急,我们的驾船战士又不了解当地的水文情况,木船行至中途每每被激浪推了回来。几经失败,却终于摸到了规律。这一天,到天黑不能行舟为止,一共渡过十三次。七团团长洪玉良带了一个多连的兵力,过江后警戒附近地区。侦察科科长曹达兴率领一个排,过江后立即奔向盐场执行新的任务。

1630313784(1).jpg

巧渡金沙江

曹达兴一行沿江走来,一路注意寻找船只,却空无所有。晚十点多钟,他们来到盐场(又名盐井坪),巧妙地解除了缉私队的武装,捆绑了税卡的官员。据税官供称,这里有木船五十多艘,都沉在水底了,船工就住在附近。次晨,曹达兴召开盐场的群众大会,将税卡所储盐巴分给群众。群众都愿意帮我们把沉船捞出来。船工们都愿意为我们驾船。我前头部队将以上情况及时报告军团司令部。罗军团长随即带领部队陆续来到江边。船工们争着欢迎战士们上自己的船。战士们上得船去,又争着划浆。这样,天黑之前,我红九军团全体人员及军用物资都渡过江去了。

(本文节选自《长征途中红九军团在黔滇川的战斗历程》,原文载于《文史资料选辑》第五十六辑,文史资料出版社1978年版)

1630313799(1).jpg

赵镕(1899.10.17——1992.2.7)云南宾川彩风村人。

1924年在滇军任参谋。1926年入朱德创办的南昌军官教育团任副官,书记长。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南昌起义和湘南起义。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军总部军需员,红十二军经理部会计科科长。1931年起任红一方面军总供给部会计科科长,红九军团供给部部长。1934年起任红四方面军供给学校校长,红三十二军供给部部长。参加了长征。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三、四、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会计学会顾问,中国老年历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1992年2月7日在北京逝世。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谭政:向赤水前进
下一篇

评论COMMENT

——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资讯

——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

Learn more

  • 收藏此页
  • Copyright ©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Inc.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8000889号  Powered by CmsEasy
  • 地 址: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四渡赤水纪念馆 Powered by CmsEasy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ap_foot_nav_position - assumed 'wap_foot_nav_posit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sdcs1935.com/cache/cn/template/D20170918/system/#foot_nav_b.php on lin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