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

谭政:向赤水前进

——

打印本文             

虽然已是严冬的季候,但在贵州的北部,靠近长江南岸地区,仿佛像江西二、三月的天气,一点也不感寒冷。大家喜气洋洋,兴高采烈,沉闷的情绪已经过去,部队格外表现得活泼可爱。因为在半个月来,已经完全摆脱了敌人的尾追,粉碎了敌人的拦阻,打得侯之担走投无路,占遵义,陷桐梓,横扫黔北,如入无人之境。四乡的干人儿,天天总是围绕着我们:不是说王家烈苛捐杂税抽得怎样厉害,便是讲财富佬压迫的如何可恨,每天总是成十成百的跑到红军里面来要求当红军;而在另一方面却呈现着“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情景,豪绅们,今天搬家,明天逃难,侯之担的部队,这里逃跑,那里退却,惊心丧胆,颠沛流离。两种完全不同的情景,点缀了当时黔北这幅图画。

这时我们的红四方面军,已粉碎了敌人的三次“围剿”,把敌人几百里的堡垒线完全突破,刘湘在前线的部队均受挫折。此时我们的计划,准备趁此时机,由黔北转入川南,跨过长江,配合四方面军行动。部队遂于占领遵义之后,继续下桐梓,攻松坎,一路虽然有川南边防军的阻挡,但一点也不感觉费力。我们占领松坎之后,在松坎附近休息整顿了四天,这是从江西突围以来,休息时间比较久的一次。然而在这短短的四天中,却给我们很大的帮助,解决了许多重要的问题:休养了体力,料理了行装,准备了给养,改编了我们的部队,我们还总结了突围来三个月的政治工作,揭露了我们工作中的许多弱点,寻找了产生这些弱点的根源,定出了今后的工作的方针与方法。短短的几天时间,把部队整理得精神焕发,呈现一种新的气象。

1630311627(1).jpg

部队向赤水前进了,经温水东皇殿到达了土城,战争便也一直从温水打到土城。土城一仗,侯之担集结了三个团,先我占领了阵地,似乎要和我们拼个死活。这样的好机会,自然我们也不会推辞,因为在乌江战斗以后,侯之担总是向我挡驾,每次战斗,只要枪声一响,便飞也似的逃跑。他们的腿生得长,我们真“望尘莫及”!枪声响了,土城附近山上,都堵满了敌人。人们都以为今天的侯之担,一定要凭着土城,作孤注一掷呢。我们两个营向敌前进了,一路跑步,便接近了敌人的山脚。谁也不料侯之担仍然是不“过硬”,整营整团的像泻水般溃退下去,早就架好了浮桥,从浮桥上成四路纵队退入赤水河西岸。大约还有一个连左右,来不及渡河,便沿河下游向猿猴逃窜。此时浮桥已被敌拆断,隔河望着敌人在一个不宽的正面和倾斜很急的山坡上,凌乱不堪,只顾逃命,他们的长腿子此时也不中用了。他们吓得进一步退两步,一个彼路又不通,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的战士们,看着气愤了,拼命的去修理浮桥。不消四十分钟,浮桥修好了,大家争先恐后的渡过彼岸,可惜时间太迟,已经来不及追击了。这一仗只缴获步枪数十支,子弹炸弹二十余箱。

土城街上遍挂红旗,到处张贴了欢迎红军的标语,什么“欢迎朱毛军长”、“欢迎打富救贫的红军”等。街上ー堆一堆的人,踱来踱去,看传单接受宣传。大家睁着眼睛注视了我们的全身,从上身到下身,从下身又到上身,显示着特别自然、亲热,仿把我们看作“王者之师”,但也奇怪,似乎我们也和普通人一样,并没有一些特殊样子。

到达了旺隆场,离赤水城只有九十里了。打听得赤水城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城内有修械厂,又有电灯(多久未见过电灯了),大家眉飞色舞,一心只打算进赤水城。经过七里坎到黄陂洞附近,我第三团即与敌遭遇。因尖兵动作不迅速,敌先我占领了右翼高地。敌即以此高地为支撑点,并凭借左翼堡垒,对我施行火力封锁,将我一师人的兵力限制在一个窄狭的正面,不能展开作战。此时我即以全力夺取右翼高地,将敌人压下去,可是受左翼堡垒机关枪及炮兵火力的侧射,终不能超出葫芦形的口子。敌人稳住了脚,依该地阡陌的高低起伏,拼命挣扎,后续部队不断的增援上来,遂使正面战斗成对峙局面。敌人杀过来,我们杀过去双方均有死伤。我第三团排连两级干部大部伤亡,然而我们的战士,将不成建制的班,加入别一班作战,自动的代理指挥员,继续进行战斗。比时我右翼的一个营,正向敌进行包围,在极端不利的地形下面,连续几个冲锋,将敌人牵制部队完全击溃,打到了敌人的左后方,预料他们的骡马大行李动摇了,必然影响及于他们的正面。不料敌人还有几分顽强,将他们的炮火集中和转移向着我们这个营了,预备队也全部使用了,结果,我们英勇的这个营,在不利的地形条件下,被迫退回来了。

1630311634(1).jpg

土城

正面战争,又紧张起来,机关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搅成一团。他打过来,我打过去,又是一场惨烈的厮杀。我们花费了很大的气力,总杀不出这个葫芦形的隘口,三个团都堆在一个山头上。大家着起急来:“今天这个敌人打不溃,如何是好呢?”许多人都主张以少数兵力钳制正面之敌,主力则从侧翼绕到隘口的后面。主意虽然是打定了,究竟从哪一点打下去呢?一番侦察,又一番侦察,可恶的地形生得这样凑巧,这里没有路,那里也没有路,到处都像悬崖陡壁一般。“反动派的寿命该得延长”,战士们发出诅咒的话语了。

远远的望着通向赤水的马路上尘土飞扬,愈走愈近了,敌人约一个团的兵力成两路纵队,从马路上奔驰而来。今天这个形势,便无法恋战了,只得偃旗息鼓,宣告停战。

我们下了山,到了马路上,敌人便装腔作势,沿着马路一线山头,猛烈向我来路延伸,似乎要与我们取平行路,截我归路。我们自然也不轻视,节节向后抗退,到达七里坎,天色已是晚了。从七里坎后面山上,几排枪打下来,只见手电光芒四射。这是敌人的迂回部队呢,可惜来得太退,我们已完全通过了。

(来源:《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亲历记》,四川人民出版社)

1630311640(1).jpg

谭政大将(1906-1988),湖南湘乡人。军事家。长征时任红一军团第一师政治部主任、政委,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1936年任红军后方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建国后历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国防部副部长,八届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1975年任中央军委顾问,1978年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舒同:遵义追击
下一篇赵镕:进据宣威东川 强渡金沙江

评论COMMENT

——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资讯

——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

Learn more

  • 收藏此页
  • Copyright ©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Inc.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8000889号  Powered by CmsEasy
  • 地 址: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四渡赤水纪念馆 Powered by CmsEasy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ap_foot_nav_position - assumed 'wap_foot_nav_posit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sdcs1935.com/cache/cn/template/D20170918/system/#foot_nav_b.php on lin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