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

童小鹏:残酷的轰炸

——

打印本文             

第二次占领贵州的大城市——遵义后,在击溃吴奇伟纵队、凯旋遵义的第二天,为继续消灭周浑元部队,红军即第二次向鸭溪前进。

获得大胜利后的红色战士,已是兴奋得无以形容,遵义的群众,已两次得到他们的朋友——红军的恩惠(为他们肃清了敌人,为他们分得了衣物),这回又在红军取得大胜利(也是他们的胜利)后再去打胜仗的景况下,也高兴得不知怎样才好;当我们开始前进时,就预祝我们的胜利;当前进时,大街上,城门口,马路旁,均满满的排列着他们,露着笑容,目送着数万赶赴前线的红色健儿;他们的心坎中,都怀着无限的希望,希望红军再消灭周浑元,来保障他们从军阀豪绅地主的重重压迫下解放出来。在刚上山头的太阳光照耀下,在这无数群众的欢送与希望下,数万个红色战士,便沿着马路迈步前进了。他们也怀着无限的希望,希望伟大胜利的取得,来回答广大劳苦群众的拥护与希望。

1630290164(1).jpg

欢迎红军进遵义

沿马路走了十里,便分右边走乡路了,因为鸭溪还未通马路。

平素以飞机威胁和轰炸我们的敌人,在他受大挫折战争失败后,更是会以他的飞机来拼命,这是老练的红军战士从斗争中得到的经验。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样的天气下,为大家所痛恨的飞机,一定是要来的。因此,还在马路上就提防着那可恶的东西的到来。到小路后,虽然比马路上更好隐蔽了,沿途有些松林和树木,但是因为队伍的拥挤,也还很讨厌,万ー飞机来时,发现了目标,那就更糟糕!

的确,在八点钟左右,为大家所痛恨和所预料的敌机,从辽远的空中,将嗡嗡的声音送来了,送到迈进着的战士们的耳鼓里。在响声传来的远空,隐约的看见三只乌鸦似的敌机,正向着我们的上空飞来。

嘀嘀嘀嗒嗒嗒……的防空警戒号,从前后的队伍中发出来,大家的精神都紧张了。本来在路上走得整整齐齐的队伍,一会儿就隐蔽起来,挤满着人的小路上,一时就没有人迹了。藏在树林里,蹲在田沟里,伏在田坎下……大家都找着他的“保险公司”,希望敌机不要到自己的上空,到了不要在此盘旋,盘旋不要发现目标,发现目标不要掷炸弹,掷炸弹不要掷到自己的身旁。

当时我们正走到一个小松林旁边。在这平旷的田野里,有这松林来隐蔽,当然是好地方。队伍进入松树林时,三个怪物就分散在上空盘旋了,只得就在旁边的一个洼地卧了下来。虽然过去的经验,飞机是注意打树林的,可是已来不及离开了,只得“听天由命”,任敌机所为。

战士们都哑口无言了,只是各人伏在各人的地方,都望敌机快点走开。血脉是急促的跳,怒愤是更加增高,最着急的是因为敌机的捣乱会妨碍我们胜利的取得,可是并没有别的办法,仍然忍耐着。

这时一切都是寂寞的,只有三架飞机的嗡嗡声音,噪得天轰地动。一切都是停止的,只是三架飞机在上空狂乱的翱翔。

1630292667(1).jpg

“追剿”红军的国民党军飞机

盘旋多回,大概已发现目标,“轰隆”的一声,开始掷炸弹了。大家的精神更紧张了,脉搏更急促了,怒火更加上升了。这个炸弹是炸在前面的树林中,据旁人说,是在教导营的附近,并听到了被炸伤的同志的呻吟。接着又“轰隆!轰隆!”的两个炸弹,就炸在我们自己的队伍中。在那附近的同志,因为感觉地位的不安,向别的地方奔跑了,受伤的同志,又在那里呻吟起来了,在飞机的噪声下,听得特别凄惨!

姚同志弄得满身泥灰,面色灰白的匆忙跑来,细声而急促的说:“糟糕!两个炸弹都打在我们队伍中间,我们的班上已打倒三个,队长也打倒了,我因为卧下了,所以只打得一身泥土,真是……”话未说完,又“轰隆!轰隆!轰隆!”的几声,稍抬头看时,又是在我们的队伍中。这时黑烟弥漫了整个松林,碎片,泥土,树枝,以至被炸战士的衣肉,均纷纷飞起来。“哎哟救命!……的声音,很凄惨的在受伤同志的口中唤出来,真是听了又伤心!又恼恨!

本来就感觉现在躲的地点并不保险,而且就在危险地带,但在这时候,大家都起来乱跑,反更使飞机发觉,大家站起来跑,目标更大,更能使碎片有效力打到跑的人。特别怕看飞机的我,飞机还在打圈时,总不敢抬头看它,因为看到它飞在自己的头上,特别是看到丢炸弹下来时,更加害怕,所以只紧紧的抱着头卧在地上,似乎要和穿山甲一样,立即向土里钻进去。

受了伤的阴大生郭承祥捂着伤口蹒跚走了过来,满身都沾着泥灰,面孔已现着青色,衣裤已为鲜血湿透了。他凄凉的对我说:“我负伤了,请叫卫生员来上药……哎哟!”我听了他的说话,见了他的形容,更加难过了。飞机仍是在上空飞旋,大家都已跑得稀散了,哪里找得到卫生员呢?只得安慰他说:“不要着急,现在卫生员不知哪里去了,你且在这里卧下,飞机去时,就找卫生员来上药……”

“轰隆”“轰隆”的炸弹又爆炸了,都在前面的松树林里,他俩就赶快的忍痛卧下了,我也紧紧的卧在地上。

炸弹没有响了,飞机的叫声逐渐小了,“可恶的王八蛋走了”,旁边的同志恼恨的说着。这时大家都从各人的“保险地”走了出来,大家的颜面都表示着一方面是对这残酷轰炸我们的飞机无限的痛恨,一方面是表示对受轰炸而牺性或负伤的同志无限的怜惘,均纷纷的慰问负伤的同志,为他绑扎血管,扑净泥土,找卫生员,为他找药,扶着他在树阴休息。

“嘀嘀嗒嗒嘀……”集合号吹了,部队仍继续前进,去完成战斗任务。经过刚才敌机轰炸的刺激,精神更紧张了,痛恨敌人的情绪更高涨了,巴不得立即跑到敌人面前,把他消灭个痛痛快快,来回答他的残酷手段,来为被轰炸而牺牲和负伤的同志复仇!

我们的这个部队,是被轰炸得最厉害的一个,大部的炸弹都是爆炸在我们的部队的中间,因此我们便不能够按次序跟着他们前进,要在这里处置牺牲和负伤的同志。

集合号响后,走散的同志均回来了,大家均嚷嚷的埋怨着:

“今天就是教导营的队伍暴露目标的。”

“队伍是没有,就是那个饲养员,飞机来了,还牵着马在路上跑。”

“是炊事员同志的担子没有隐蔽得好……

走到被轰炸的地方,真是使人目不忍看,耳不忍闻,炸伤的同志在辗转反侧的叫痛,在可怜的哭啼,在要求同志们对他帮助。他们手足断裂了,头脸破烂了,身体炸伤了,他们的鲜血仍在不断的流,然而在同志们安慰时,仍表现他们为革命的决心,不因负伤而稍减其坚决志气,相反的更加痛恨我们的阶级敌人。他说:“不要紧,你们不要着急,万恶的敌人总有一天会消灭在我们的手下的!牺牲的同志,则更是为革命而献身,为工农大众利益,为民族独立解放而粉身碎骨。他们的知觉失去了,身体破碎了:有的头颅已经破碎,脑浆流在地上;有的是手足已经炸断,残缺不堪;有的身躯已经溃烂,五脏分裂;甚至有些炸得体无完肤;有的肢体竟被挂在树枝上,鲜血淋漓,带着的破碎衣片尚燃着火冒着烟;很多尸体,已认不得是谁了。战斗员的枪也打断了,子弹也烧炸了,炊事员的铜锅打破了,菜盆子打烂了,运输员的公文担子也打碎了。地面好几个窟窿,松树也打得倒下很多,树枝、树叶也混合着牺牲战士的血肉,武器、行李、泥土撒得满地,一丛绿森森的松林已经成为脱叶萎枝的枯柴一堆,很好憩息的绿阴地已成为血肉横飞、尸体狼藉的场所了!到此的人,没有不痛心疾首的,禁不住的滴下泪来,巴不得立即捉住那飞机师,来千刀万剐,生啖其肉。

1630292676(1).jpg

红军战士英勇冲锋

“大家动员起来了:有的拿铁锹埋葬牺牲的同志;有的扶着伤员进茅棚休息上药,有的砍竹子做担架,有的收拾枪支子弹、担子行李……直到下午四时,才处理就绪。但是很多负伤同志要抬起来走,他们的枪支子弹行李要搬起来,负伤或牺牲了的运输员炊事员的担子要担起来,因此,除了请群众帮助外,只能发动大家来负担了,抬的抬伤员,挑的挑担子,背的背枪,黄昏后才到达宿营地。一直到梦中,仍然没有忘记今天万恶的国民党军飞机对我们的残酷轰炸,且希望明天的战斗把万恶的敌人消灭一个痛快,来为同志复仇。

(来源:《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亲历记》,四川人民出版社)

1630292715(1).jpg

童小鹏(1914年9月20日——2007年7月18日),福建省长汀县童坊乡童坊村人,1930年6月参加红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童小鹏同志是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原副主任。2007年7月18日,童小鹏同志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朱开铨:转战川滇黔
下一篇舒同:遵义追击

评论COMMENT

——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资讯

——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

Learn more

  • 收藏此页
  • Copyright ©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Inc.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8000889号  Powered by CmsEasy
  • 地 址: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四渡赤水纪念馆 Powered by CmsEasy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ap_foot_nav_position - assumed 'wap_foot_nav_posit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sdcs1935.com/cache/cn/template/D20170918/system/#foot_nav_b.php on lin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