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

潘峰:背水一战

——

打印本文             

1935年1月7日,我一军团二师四团强渡乌江天险后,刚进驻遵义城,就奉军委命令,做为先头部队,立即从遵义城出发,昼夜兼程,连续作战,先后攻克了天险娄山关、桐梓城。尔后,又乘胜追击,相继占领了牛栏关、新站、松坎等地。以后,我团就与整个一军团部队在松坎一带休整,警戒四川重庆方面来的敌人。

我们团在松坎地区共警戒了七天七夜。当时,大伙的心头疑云团团,不理解上级为什么要我们到松坎一带担任警戒任务。后来,才知道,当我们在松坎一带警戒期间,党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了我党历史上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原来,我们集结于松坎地区防御川敌的进犯,就是为了掩护遵义会议顺利召开的。我们所警戒的地方,是遵义北边的屏障。实际上,成了警卫遵义会议的一个前沿阵地。获悉这个消息后,我们都为完成了这样一项光荣的任务而感到高兴与自豪。

1630134539(1).png

遵义会议会址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决定由遵义继续北上,拟在泸州上游的兰田坝大渡口、江安一线北渡长江,进入四川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共同创建川西北根据地。1月19日,红军主力分三路从遵义、桐梓、松坎地区向赤水、土城方向开进。我们红四团是随一军团从松坎地区出发的,浩浩荡荡的队伍,直往赤水方向插去。这时,四川军阀刘湘看到我主力部队不入川渡长江,而向赤水挺进,慌忙命令郭勋祺部追往赤水,企图将红军阻于四川省外。1月24日,我先头部队占领了土城,并消灭了集结在土城的敌军侯之担残部。接着,我主力部队开进土城,得到了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和大力支持。我们在土城附近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听说川军两个旅从东胜场、温水方向扑来。红三军团、五军团及干部团奉军委命令,立即集中兵力,力求歼敌于土城附近的青杠坡地区。由于我们对敌军力量估计不足,加上敌人先抢占了有利地形,增援部队又陆续赶到,这一仗打得不好,部队伤亡较大。根据军委指示,我主力部队逐渐撤了下来,工兵部队迅速地在土城南北地区架好了浮桥,准备从这里渡过赤水河去。许多部队都集中到了土城附近,一时间,这里人嚷马叫,人员拥挤,各部队在忙着做渡河准备。我们红四团也做好了渡河准备,这时,上级突然传来命令,说敌人又向土城方向追来,为了掩护中央纵队和主力部队安全渡过赤水河,要我团干部战士迅速赶去阻击敌人。

我当时在红四团任通讯主任,每次部队行动前,我除了组织通讯分队搞好通讯联络外,还要负责为部队行军作战调查绘制路线图。接到上级关于前往青杠坡阻击敌人的命令后,我立即找老乡了解这一带的地形情况,绘制出行军作战路线图,复写后,发到各营和主攻连队。在土城附近的赤水河边,一军团青年部部长萧华同志给我们全团指战员作了简短扼要的战前动员,他特别强调了这次掩护中央纵队和红军主力渡过赤水河的意义,并要求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完成这次光荣而艰巨的阻击任务。听了萧华同志的动员之后,我们每个指战员都深感肩负的责任重大而光荣。大家二话没说,拔腿就往青杠坡方向跑去。

1630134560(1).png

土城

从土城到青杠坡大约十多里路程。当我们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急行军赶到青杠坡时,敌人已占领了这里的全部有利地形,控制了最高点。整个青杠坡是一个葫芦形的山沟,两边峭崖夹峙,高耸云天,树林茂密。山沟靠东南方向的一边是稍矮一些的山头,一直绵延至赤水河边,地势陡峭险峻;山沟靠西北方向的一边更是崇山峻岭,峰峦似剑。山沟中唯一的一条小道从良村方向通往土城。

我们团来到这里后,迅速组织部队向敌人发起冲锋。一营和二营从正面进攻,三营迂回敌后,前后夹击敌人。但由于地形险峻,迂回部队不能插到敌后去,三营只好改作全团的第二梯队,隐蔽在我方阵地后面,相机待命。我一、二营轮番从正面向敌阵地展开强攻。经过近两小时的激烈战斗,我们夺下了山沟靠东南方向的几座矮山头,堵住了敌人的前进队伍。敌人看到我已截断他们的前进通道,便发疯似地向我刚攻占的几个山头发起反击,企图趁我立足未稳之时,突破我防线,继续向土城进犯,以破坏我抢渡赤水河的计划。敌人首先用迫击炮与轻、重机枪,猛烈轰击和扫射我方阵地。后后组织步兵发起一次又一次冲锋。我们拼命抗击,顽强地坚守阵地,严密封锁着通路,把敌人的一次次反扑压了回去。

1630134577(1).png

青杠坡战斗遗址

我跟着团首长来回奔跑在各连的阵地上,看到了不少指战员浴血奋战,轻伤、重伤都不下火线,他们就像一个个钢钉一样,牢牢地钉在自己的战斗位置上,不让敌人前进一步。战斗打得最激烈时,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等几位团首长,都从指挥所分别下到前沿阵地的连队去,亲自指挥部队英勇阻击,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猖狂进攻,由于地形受限,敌我兵力都施展不开,也不好迂回侧后,双方只能正面对打,战斗拉锯似地进行,双方的伤亡都在不断地增加,战斗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在敌我兵力悬殊,敌人又居高临下,火力凶猛,而且援兵陆续增多的情况下,我们的弹药供给越来越困难,伤亡人数也越来越多,部队处境非常险恶。但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明白,我们在这里多坚持一分钟,就会为中央纵队和红军主力抢渡赤水河多增加一分安全!我们在这里多洒一滴鲜血,就可使整个中央红军多保存一些宝贵的有生力量。所以,虽然处境十分危险,但没有一个人畏惧,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保证中央纵队的首长和兄弟部队安全渡过赤水河去。

激烈的战斗整整打了一天,硝烟弥漫了整个青杠坡地区。我们每个连的指战员都伤亡了一大半,但坚守的阵地一寸也没丢失。敌人虽然连续不断地组织进攻,在我阵地前丢下了一批又一批尸体,他们始终没能前进一步。后来,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夜幕将我们与敌人隔开了。在这神秘莫测的夜幕两边,双方只能加强自己的警戒,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敌人每过一会儿就打几声冷枪,以壮自己虚怯的胆子。我们想到自己担负的任务主要是阻击敌人,掩护部队渡河。因此,只要敌人不偷袭进攻,我们也懒得去管他们的冷枪冷炮。就这样,敌我双方在各自的山头阵地上默默地对峙了一夜。

1630134590(1).png
土城渡口

第二天拂晓,我团指战员妥善地安置转移了伤亡的战友,补充了一些弹药,做好了与敌人决一死战的准备。这时,军委指令我们主动撤出战斗阵地。当我们乘着黎明前的黑夜撤回到土城时,中央纵队与主力部队都已平安地渡过赤水河。我们团圆满地完成掩护任务后,也迅速地渡过赤水河。当我们最后几个战士刚踏上赤水河西岸时,敌人像一头癞皮狗似的也尾追到了赤水河边。我工兵部队急忙砍断连结浮桥的缆绳,烧毁了浮桥,截断了敌人的前进道路。敌人一时筹集不到渡河工具,只好望河兴叹,目送着我们向叙永、古蔺方向迈进。

(刘唐益 整理)

(来源:《红军长征遵义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北京第1版)

1630134611(1).png

潘峰,安徽省六安县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陈士榘:四个连控制敌人三个师
下一篇朱开铨:转战川滇黔

评论COMMENT

——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资讯

——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

Learn more

  • 收藏此页
  • Copyright ©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Inc.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8000889号  Powered by CmsEasy
  • 地 址: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四渡赤水纪念馆 Powered by CmsEasy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ap_foot_nav_position - assumed 'wap_foot_nav_posit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sdcs1935.com/cache/cn/template/D20170918/system/#foot_nav_b.php on lin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