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

成仿吾:四渡赤水 (节录)

——

打印本文             

四渡赤水战役,中央红军在云、贵、川地区积极活动,发扬红军运动战的特长,用高度的机动,粉碎敌人的新的围攻,争取创造新的根据地。

我军于陆续由遵义、桐梓地区向西前进,预计在夺取土城及赤水县城之后,在泸州和宜宾之间北渡长江,同正在四川东北部的红四方面军会合。我们的这一行动立即引起了敌人的极大恐慌。四川军阀急忙纠合兵力到川贵边境布防,并封锁长江。蒋介石的周浑元、吴奇伟两纵队也从湖南赶来。我军准备在土城一带消灭四川军阀的先头部队。但川敌先我占领了有利地形,我军迟了一步,后续部队也没能立即赶上,虽经几次冲锋,总杀不出一个葫芦形的隘口,地形对我非常不利,到处都象悬崖陡壁一般,不能展开作战,而敌人不断增援,向我来路迂回,使我不得不退出土城,激战了一天终没有消灭敌人。当时朱德总司令正在土城指挥作战,撤退时敌人火力突然袭击,朱总司令仅由一个排掩护撤出。从前的女游击队长康克清同志,在敌人弹雨中向敌人猛冲,也突围出来。四川军阀的“双枪兵”源源渡过长江来堵击。我军在这一带同四川的敌军进行了多次激战后,进入了云南东北角的扎西地区,当时是一个空虚地区,在这里暂时集结。二月十一日我军占领了扎西(威信)县城,恰好是旧历新年,我们在这里休息了一天。
因敌人在长江两岸已有周密的防御布置,并且对我形成了个大包围圈,在这一带渡江不利,毛主席当机立断,改变计划,命令我军在云南的扎西、镇雄等地打垮一些云南军阀的部队之后,完全出敌人意料之外,突然又重返四川南部,并于二月十八日至十九日在太平渡与二郎滩二渡赤水,重入贵州。二郎滩先到敌人,企图在东岸筑垒堵击。而我仅有渡船三只,每船只能装三十人,渡过了一个营后,同敌人进行了背水战,打垮了敌人。附近的古蔺、古宋地区原有一支新成立的游击队,在这次战斗中起了作用。贵州军阀犹国材的一部赶来阻我前进,被我另一部痛击。我军分几路直趋桐梓,二月二十五日占领桐梓城,随即进攻娄山关。贵州军阀王家烈亲自到遵义“督剿”,妄想同红军作最后一次较量。二十五日我军猛攻娄山关高地点金山,经过肉搏,占领了这个制高点,然后连续冲锋,把敌人完全击溃,傍晚占领了娄山关关口。关上只有茅屋两间,有一石碑,写着“娄山关”三个大字。

image.png

娄山关

第二天凌晨,大雾,敌人全力反扑过来,妄图夺回娄山关。我后续部队源源投入战斗,对准往山上爬的敌人勇猛冲击,把敌人打个落花流水。我军乘胜击破板桥、黑神庙一带之敌。二十七日傍晚,我军进到遵义城下,我先头部队把敌人追过新城,向老城发起猛烈攻击,王家烈的“双枪兵”如惊弓之鸟,狼狈败逃,我军于二十八日重占遵义。
遵义全城又重新沸腾起来,人民在红军支援下打开牢狱,救出亲人,敲锣打鼓,热烈欢迎红军,痛诉敌人的残暴。别离不过数日,人民受到的迫害是很多很多的。我军指战员目睹这一切惨状,莫不义愤填膺,更加奋勇杀敌。
当时刚刚占据省会贵阳的蒋军吴奇伟纵队,奉蒋介石的命令,急派两个师来抢救遵义。我军于攻占遵义的第二天,即南下迎击。我们的一支部队在正面采取运动防御战术,节节抗击,消耗与疲劳敌人,把敌人引到遵义城外时,即依山固守,坚决抵抗。当天下午,我第一、第三两军团主力向敌人左右两侧展开反攻,黄昏前敌人就全线溃退,敌主力被我军在遵义城外歼灭,残部狼狈向乌江回窜。我军乘胜猛追,赶过敌溃兵,径直往乌江追歼残敌。当我军追到乌江时,吴奇伟只带少数败兵过江逃去,便斩断了乌江上的浮桥保险索,把一千多败兵留给我们扩充了俘虏的队伍。
这一战役共歼灭敌人二十个团,俘敌三千人,取得了我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伟大胜利。“运输队长”蒋介石又运来了新枪、大炮与各种弹药等军用物资,解决了我们的困难,使我军指战员一个个兴高采烈,遵义市人民莫不喜气洋洋。
这一伟大胜利震撼了全国,蒋介石急忙飞到重庆“督剿”,调兵遣将向我军进逼,采取南守北攻的方针,妄图压迫我军于遵义、鸭溪地区消灭我们。毛主席洞察敌人奸计,决定将计就计,故意在遵义地区徘徊寻敌,引诱更多的敌人前来合围,遂以一部兵力利用桐梓、娄山关与遵义一线的有利地形,节节阻击北面进攻之敌,而以主力在鸭溪、鲁班场地区寻求蒋军周浑元纵队作战。当敌人逐渐逼近时,为了进一步迷惑与调动敌人,我军突然于三月十一日北进,并于十六日至十七日在茅台三渡赤水河,重进川南的古蔺地区。
敌人以为我军仍企图北渡长江,蒋介石急令四川、贵州与湖南军阀部队及周浑元、吴奇伟等各路大军向我进逼,又调云南军队从毕节截击,企图再次对我军形成包围圈,在长江南岸歼灭我们。
正当蒋介石忙着调兵遣将的时候,毛主席立即指挥红军向东回师,突然折回贵州,于三月二十一至二十二日,经二郎滩,太平渡四渡赤水。然后调头向南,在敌军的间隙中穿插急进,经枫香坝、沙土直指乌江南下。除留下九军团在乌江北岸迷惑与牵制敌人外,我军于三月三十一日南渡乌江。
我军南渡乌江后,在牛场集结,即佯攻息烽,大军继续南下。蒋介石在贵阳亲自指挥,因害怕我军直取贵州省会,急忙抽调部队增援息烽,并调云南军队到贵阳附近来防守。但我军出敌意外,不沿公路直趋贵阳,而向东进入开阳县境,并且分兵一路向瓮安,黄平前进。敌人以为我们又要东进湖南,与二、六军团会合,急调薛岳和湖南的部队向东往余庆、石阡等地布防。我们为了促使敌人迅速东移,继续往东佯攻,并在清水江上搭浮桥,作东返湖南的姿势。当时毛主席曾说,“只要能将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一丝不差,敌人完全按照毛主席的指挥行动了。云南军队被调来贵阳附近,其他敌军也纷纷向东移动了。

image.png

南渡乌江

但我军在贵阳东面的老坝香一度集结之后,迅速地转向贵阳,四月八日在龙里县城北将滇军一部包围,予以痛击。九日又在贵阳与龙里间同另外的滇军作战,然后我大军十日在贵阳附近突然转向西南,向云南方向急进,这样,我们把所有的国民党反动军队远远抛在后面了。
整个四渡赤水河的战役是一场非常巧妙的运动战。毛主席指挥红军大踏步地前进,大范围地迂回,忽南忽北,声东击西,以各种佯攻调动敌人,争取自己主动,逼敌陷于被动,弄得敌人捉摸不住我军的动向,疲于奔命。当敌人以为我们决心北上的时候,我们却突然南下,当敌人以为我们准备东还的时候,我们却转头向西,扬长而去。敌人的尾追挡堵,尽是枉费心机。这是毛主席军事思想的一个光辉范例,真是用兵如神,是古今中外军事史上的奇迹。
(本文节选自《长征回忆录》,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

image.png

成仿吾(1897—1984年),原名成灏,笔名石厚生、芳坞、澄实,今湖南新化县人。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代表、无产阶级教育家和社会科学家、文学家、翻译家。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赵镕:飞渡天生桥 跨越虎跳石
下一篇陈士榘:夺取定番城

评论COMMENT

——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资讯

——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

Learn more

  • 收藏此页
  • Copyright ©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Inc.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8000889号  Powered by CmsEasy
  • 地 址: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四渡赤水纪念馆 Powered by CmsEasy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ap_foot_nav_position - assumed 'wap_foot_nav_posit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sdcs1935.com/cache/cn/template/D20170918/system/#foot_nav_b.php on lin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