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

王耀南:山洞歼敌

——

打印本文             

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九日,红军由贵州遵义出发,准备经桐梓,过赤水,然后从四川的泸州和宜宾之间北渡长江,同当时活跃在四川东北部的红四方面军会合,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先头部队进到距桐梓还有两三里路的地方,被占据通往桐梓交通要道上的天门洞的敌人挡住去路,不能前进。

当时,我们工兵连正在遵义老城休息待命。一天下午,红军总部作战局长张云逸同志突然把我叫到司令部,他一面在军用地图上向我介绍情况,一面交代任务说:“通往桐梓县城的路上有个名叫天门洞的大石洞,里面驻扎一千多地主武装。他们同国民党反动派勾结一起,凭借洞口的坚固工事封锁道路,阻拦我军前进。二师的同志们打了两天也没有攻下来。朱总司令指示你们工兵连想办法用炸药炸开洞口,叫敌人坐‘土’飞机,拔除这个据点。”正说着,朱总司令从里屋走了出来说:“王耀南同志,怎么样?”我回答说:“问题不大,我们看着办吧!”朱总司令听了后严肃地说:“那不是‘看着办’,而是死命令了。”接着,他指了指地图,继续说:“天门洞是通往桐梓的必经之路。这个据点不拔除,部队过不去,北上就很难实现。现在,前有川军堵截,后有黔敌尾追,让敌人拖在这里,对我们很不利。这个任务很重要,很光荣,也很艰巨。一定要想办法完成,并要争取时间。”

图片

抢挖工事

接受任务回到工兵连驻地,我们集合部队连夜出发了。俗话说,贵州地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出发的时候,虽未下雨,但浓雾重重,衣服被打得湿漉漉的,加上道路崎岖,山峦重叠,翻过一山又一山,行起军来,就像没个尽头似的。同志们多么希望早一点到达目的地,早点拔除天门洞这个敌人的据点,为部队前进开辟通路啊!走了一段,前面横亘着一座大山,我们问老乡:“这山有多高?”老乡说:“不高不高,上七下八。”意思是说上山七里地,下山八里地。可是,这上七下八的十五里地,却花了我们大半天工夫。又走了一段,一个战士问老乡到某某村还有多远,老乡说:“不远不远,二里搭一点点。”但走了好一阵,这个村还不见踪影。原来,在旧社会贵州交通极不方便,翻大山,走长路,老百姓习以为常,对这些大自然障碍无所谓,一律视之为“不远”、“不高”、“不大”。战士们开玩笑说:“二里路好走,可这一点点儿难到呀!”尽管当时困难重重,但同志们个个斗志昂扬,情绪饱满,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行军,次日下午太阳落山前即赶到了目的地。为了争取时间,我和副连长冯志湘同志带领三个排长和几个班长,顾不得长途连续行军的疲劳,在二师作战科的同志的陪同下,立即赶到前线,利用黄昏尚能隐约看见的时机,对天门洞进行了侦察。

原来,天门洞是一个由石灰岩溶成的天然大山洞,共有三个洞口,敌人在每个洞口都筑有一道又高又厚的石墙,它像城墙一样护卫着洞内的人员装备。石墙上开有许多外宽内窄的外八字枪眼,在洞口前组成交叉火网。东口、东北口两个洞口控制着通往桐梓的交通要道。南洞口下面是一条小河,从河岸水边到洞口有一道二三十米长的陡坡。经过现地侦察和分析,我们决定从比较容易接近的南洞口下手,并现场研究和确定了爆破方案。

所谓比较容易下手,也不过是相对讲的。因为,敌人在南洞口就配备有三挺机关枪。为了既能迷惑和麻痹敌人,又可以安全掩护爆破小组接近敌洞口安放炸药,攻击部队决定用定时骚扰敌人的办法,配合我们的行动。夜幕一降临,埋伏在三个洞口附近的警戒分队就向敌人打枪,还一股劲儿地“冲呀”、“杀呀”地喊叫。敌人生怕我们爬墙攻打洞口,一听叫喊,就啪啪地盲目射击一阵。隔了一会,警戒分队再佯攻一次,又引起敌人一阵骚动。利用敌人不注意的机会,我们根据现场侦察了解的情况和拟定的爆破方案开始行动。我们已经准备了火具和六箱炸药,每箱重五十斤。为了使爆破洞口做到万无一失,三排长陈亦民同志还独个儿摸到敌洞口的石墙下面,选择了装药点,进行了实地测量。紧靠洞口石墙有一道四十多度的斜坡,不好放置炸药箱。他把情况摸清后,回来找了两张四条腿的长板凳,把一侧的两条腿截短,准备用以搭在斜坡上,垫平炸药箱,使炸药贴近石墙,增大爆破威力。他还根据实地侦察了解的情况,找了一块同敌人南洞口相近似的地形,组织爆破组对递送、安装炸药进行了预演,这对顺利实施爆破起了很大的作用。陈亦民同志在红军学校学过爆破,加上他脑子灵活,能出一些别人不易想到的点子,很受同志们的尊敬。可惜的是,后来在过大渡河时,陈亦民同志在泸定桥的铁索上铺设桥板时不幸掉进河里,光荣牺牲。

image.png

天门洞

我们的警戒分队按预定计划定时地骚扰敌人,这样停停打打,打打停停,闹腾了大半夜。我们是有目的有计划的骚扰,越闹腾斗志越旺盛,情绪越饱满;敌人则蒙在鼓里,被整得瞌睡沉沉,思想上也渐渐麻痹松懈了。次日凌晨三点多钟,我们根据敌人打枪的规律,利用射击间隙,按预定计划顺利地把炸药安放在敌洞口。为了使炸药起爆确实,我们引出了六根导火索。

天蒙蒙亮,在上级的统一号令下,点火手引爆了炸药。只听一声巨响,震得地动山摇。漫天的土石,先是腾空四射,然后又铺天盖地地纷纷下坠,在河面上溅起无数水花。随之,我攻击部队似蛟龙出海,猛虎下山,向各洞口扑去。此时,南洞口的敌人几乎全被炸死或震死,洞口亦为飞石所堵塞,其余两个洞口的敌人,在强大的爆炸波冲击下,有的被震得耳鼻流血,失去战斗力,有的被吓得有如泥塑木雕,目瞪口呆,傻乎乎地瘫在地上。天门洞内一千多敌人,就这样乖乖地成了俘虏。洞内还储备有大批枪枝弹药以及食盐、粮食和火腿、茅台酒、白金龙香烟等物资。敌人原拟在据险顽抗的同时,尽情享用这些从各地搜刮来的著名土特产品,谁知一夜之间却成了我们红军的给养。这是他们原来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来源:《星火燎原》,解放军出版社)

图片

王耀南(1911—1984)出生在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上栗镇胜利村一个手工业鞭炮世家。1930年3月,王耀南加入中国共产党。红军时期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防御作战工程保障总负责人,军委作战科科员兼工兵营营长等职务。抗日战争任二战区工兵处副处长,115师、129师、晋察冀军区工兵主任兼军分区司令等职,解放战争任晋察冀工兵主任等职解放以后任绥远军区参谋长,华北军区前方指挥所副总指挥、工程兵副参谋长、副司令员等职。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擅长使用爆破和坑道作战的将领。他创建了红军工兵连,创造了地雷战、地道战、坑道战战术,对破击战战术的创造做出重大贡献。
王耀南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特别是他在红军时期获得的红星奖章和红旗奖章,使他成为红一方面军唯一获得这两个英雄荣誉称号的将军。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邓寅章:在土城战斗
下一篇赵镕:飞渡天生桥 跨越虎跳石

评论COMMENT

——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资讯

——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

Learn more

  • 收藏此页
  • Copyright ©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Inc.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8000889号  Powered by CmsEasy
  • 地 址: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四渡赤水纪念馆 Powered by CmsEasy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ap_foot_nav_position - assumed 'wap_foot_nav_posit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sdcs1935.com/cache/cn/template/D20170918/system/#foot_nav_b.php on lin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