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
[全站置顶]四渡赤水纪念馆荣升国家二级博物馆

2018-09-19

[全站置顶]四渡赤水纪念馆荣升国家二级博物馆

2018年9月18日,中国博物馆协会公布了第三批国家二级博物馆名单和第三批国家三级博物馆名单。位于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的四渡赤水纪念馆荣升国家二级博物馆。四渡赤水纪念馆 中国博物馆协会在昨天发布的通知中说,为全面、充分反映近年来博物馆事业进步成果,健全博物馆质量评价体系,根据国家文物局发布的《博物馆定级评估办法》,中…[了解更多]

王耀南:山洞歼敌

2021-01-19

王耀南:山洞歼敌

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九日,红军由贵州遵义出发,准备经桐梓,过赤水,然后从四川的泸州和宜宾之间北渡长江,同当时活跃在四川东北部的红四方面军会合,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先头部队进到距桐梓还有两三里路的地方,被占据通往桐梓交通要道上的天门洞的敌人挡住去路,不能前进。当时,我们工兵连正在遵义老城休息待命。一天下午,红军总部作战局长张…[了解更多]

邓寅章:在土城战斗

2021-01-19

邓寅章:在土城战斗

青杠坡是大娄山的一条支脉,山势陡峭,矗入云霄,是土城通往东皇店(今习水县城)的交通要道。敌人早已盘踞在山顶上,依着山势构筑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临时工事。敌人漫无目标地朝山下放冷枪。从整个地形来看,敌人居高临下,对我军不利。我们进入阵地不多久,便从身后传来了轰隆隆的三声炮响。顿时,坡上坡下,枪声大作,烟雾弥漫,我军全线与敌人…[了解更多]

王平:转进川西

2021-01-19

王平:转进川西

三月底,红军通过遵义和仁怀之间的封锁线,迅速抵达乌江。这时乌江上空连日风雨不停,云层很低,敌人飞机无法起飞,一时不知红军的行踪。红军利用老天爷赐予的美好良机,红三军团在对门寨架浮桥渡过乌江,其他军团也都迅速再次渡过乌江。渡过乌江以后,我军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法,迅速进到贵阳东北地域,占领了牛场、狗场、猫场,直逼贵阳。部队扛…[了解更多]

陈云:在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书记处会议上的报告 (节录)

2021-01-19

陈云:在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书记处会议上的报告 (节录)

西征的第三阶段,从攻下遵义城开始,一直延续到过长江为止。在这个阶段我们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胜利。进攻的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而不是掌握在敌人手里。我们强渡了中国第一大河——长江的支流金沙江。起初我们不了解敌情,当我们接近四川边界时,发现敌人的兵力超过我们几倍。于是我们渡过赤水上游占领滇边扎西(威信) ,在这里集结部队并改…[了解更多]

刘昂:巧渡金沙江

2020-12-17

刘昂:巧渡金沙江

一九三五年四月二十日的晚上,我们红九军团用奇袭的办法占领了云南会泽县城。当时九军团是中央纵队的右翼,为了牵制右翼追敌、保证中央纵队从金沙江中游安全渡江,首长决定不在会泽多作停留,并命令我们三营为前卫,二十日下午先行出发。下午三点,我们出发了,直向巧家县方向前进。走了四十里,天已黑了,营首长决定休息两小时,继续夜行军。要…[了解更多]

刘伯承:回顾长征

2020-12-15

刘伯承:回顾长征

当中央红军经桐梓、习水,渡赤水河北上时,立即引起敌人极大的恐慌。四川军阀急忙抽调兵力至川黔边境布防,派其模范师(郭勋祺师)四处巡弋,并封锁长江,防我北渡与四方面军会合。当我军挺进至滇东北之威信时,敌周浑元、吴奇伟纵队已从湖南赶来。土城一仗,未能消灭郭师,敌又大军奔集。我乃放弃北渡长江的意图,突然甩开敌人,挥戈东指,再渡…[了解更多]

钟学林:忆红四团长征途中群众工作的一些片断

2020-12-15

钟学林:忆红四团长征途中群众工作的一些片断

1935年1月,我们红四团强渡乌江以前,上级把我从五连调到团政治处任民运工作干事。总支部书记在行军路上一边走着一边找我谈话。他说,自从我们离开中央苏区以后,部队面临着蒋介石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天天行军打仗,形势十分紧张,需要筹款筹粮,补充给养和新兵,安置伤病员等等,要靠我们去做大量的群众工作,取得群众的支持。群众工作…[了解更多]

彭德怀:遵义会议到会理会议

2020-12-15

彭德怀:遵义会议到会理会议

1935年1月我第一次参加中央的会议——遵义会议。这次会议是在毛主席的主持下进行的,清算了反第五次“围剿”以来错误的军事路线。我没有等会开完,大概开了一半就走了。因为三军团第六师摆在遵义以南之刀靶水,沿乌江警戒,遭蒋介石吴奇伟军的进攻,我即离席赶回前线指挥战斗去了。遵义会议会址蒋军追迫遵义,红军放弃遵义,继续向西转进。…[了解更多]

萧应棠:抢夺皎平渡渡口

2020-11-12

萧应棠:抢夺皎平渡渡口

遵义会议以后,红一方面军在毛主席领导下,在娄山关、遵义一带大败敌军,又南渡乌江、北盘江,浩浩荡荡向云南进发。进军途中,我们红色干部团一直担任着警卫中央机关和首长的任务。干部团是在长征出发时由“公略”、“彭杨”两个军校合并改编的。全团有两个步兵营和一个特科营,另外还有一个上干队。学员除上干队的以外,都是从部队抽调来的一些…[了解更多]

郭天民:红九军团四渡赤水中单独行动回忆

2020-11-12

郭天民:红九军团四渡赤水中单独行动回忆

壹马鬃岭分兵遵义会议以后,部队在毛主席英明领导下,采取了运动战的方针,整编队伍,减轻行装,以神出鬼没的运动, 在赤水乌江之间广大地区,展开了行动。我军先向川南滇东北挺进。敌仓皇调兵于川贵边境,防我北渡长江。我军却突然抛开敌人,掉头东进,再渡赤水,重占桐梓、遵义,歼灭侯之担两个师,并歼灭了赶来增援之中央军吴奇伟纵队两师的…[了解更多]

谢良:掩护中央纵队强渡金沙江

2020-11-04

谢良:掩护中央纵队强渡金沙江

四渡赤水以后,敌人把兵力都集中到贵阳附近,红军在毛主席的英明指挥下,向贵阳虚晃一枪,趁云南空虚之际,突然甩开敌人,大踏步地向云南前进,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敌人阻拦。连日来,我们夜行晓宿,一天不是八十里,就是一百里,可是同志们的情绪十分高涨。一次,我一边行军,一边问一个战士:“怎么样,大家对天天走路有什么意见?”那个战士回…[了解更多]

李水清:智取桐梓山

2020-11-04

李水清:智取桐梓山

1935年1月19日,一个让我们欢欣鼓舞终生难忘的日子。上午,红一军团在贵州遵义城北召集营以上领导和机关全体干部开会,军团政治部朱瑞主任传达了1月15日至17日在遵义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主要精神。“毛主席重新出山了!”“这下子咱们红军又有指望啦!”“他娘的,再不受他蒋介石龟儿子的窝囊气了!”我们在底下兴奋不已交头…[了解更多]


资讯

——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

Learn more

  • 收藏此页
  • Copyright ©四渡赤水纪念馆官网,Inc.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8000889号  Powered by CmsEasy
  • 地 址: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四渡赤水纪念馆 Powered by CmsEasy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ap_foot_nav_position - assumed 'wap_foot_nav_posit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sdcs1935.com/cache/cn/template/D20170918/system/#foot_nav_b.php on line 3